日本的国产客机再挑战成败几何?

日本经济产业省3月27日提出了以2035年左右为目标,由政府和民间合作开发新一代国产客机的方案。计划吸取三菱重工终止的“三菱Space Jet(MSJ,原MRJ)”项目的教训,由多家企业联合开发,而不是仅依靠一家企业。

三菱重工终止开发的“三菱Space Jet(MSJ)”

日本经济产业省向日本产业结构审议会提交了“航空机产业战略”的新方案。其中列举了MSJ失败的以下主要原因:(1)对取得安全认证理解不够、(2)应对零部件等海外企业的经验不足、(3)预想的市场环境发生变化、(4)偏重于研究开发的日本政府的支援不足。

      MSJ于2008年启动开发,日本经济产业省为该项目的研发等投入了500亿日元资金。三菱重工方面的投资额则达到1万亿日元。虽然是政府和民间合作开展的项目,但民间方面的负担很重。此次的战略方案指出:“一家民营企业很难承担飞机开发任务,日本政府更为积极地提供支援、制定支援框架是一大课题”。

      此次日本经济产业省在MSJ项目终止1年后提出了战略。野村综合研究所咨询师川原拓人认为:“要发挥在MSJ项目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需要在技术经验变得无法继承之前采取措施,这一点很重要”。

日本经济产业省设想由三菱重工及川崎重工业等制造商、航空零部件企业、在氢发动机领域领先的汽车厂商等展开合作。日本政府的支援范围也将扩大到国际技术标准的制定以及测试方法的确立,而不仅仅是研究开发。

      政府在资金方面的支援也将加强。计划以“GX(绿色转型)经济过渡债券”为中心获取资金来源,未来10年由政府和民间共同投资5万亿日元。

      市场对国家主导下的重新挑战反应冷淡

      3月27日,日本政府和民间重新挑战新一代国产客机构想的消息被报道后,股票市场以“抛售”给予回应。在日经平均指数收盘上涨1%的情况下,三菱重工的股价下跌3%,出现逆势下跌。对三菱退出MSJ开发业务记忆犹新的投资者情绪冷淡。

      针对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新战略,三菱重工方面发表声明称:“今后仍会妥善应对”。该公司相关人士透露:“公司内部缺少立即着手进行开发的时机和环境”。

日本经济产业省在新的国产客机构想中强调了进一步强化官民合作。摩根士丹利MUFG证券的股票分析师井原芳直表示,即使政府大力参与“也很难认为三菱重工的开发风险被降低”。

      新战略中作为加强飞机产业基础的新的方向性,提出了脱碳。

      在新一代飞机动力的开发上,美欧领先。美国宇航局(NASA)已公布新一代电动飞机的概念设计。欧洲空中客车也公布了3种氢能源飞机概念,力争2035年实现商业化。

      飞机的整机业务基础薄弱的日本在新一代飞机上要与美欧和中国抗衡并非易事。

      日本虽然提出官民合作再次挑战国产客机,但飞机相关企业的高管毫无热情地说“这或许是经济产业省试探性放出信息,看看社会上的反应”。

      日本应如何克服型号合格证的壁垒

      要想让飞机投入运营,需要取得“型号合格证”。如果要提供给全球航空公司使用,必须突破由美欧掌控的“航空规则制定(Rule making)”的壁垒。MSJ已进展到飞行试验,但因没有取得型号合格证而受挫。

三菱重工终止开发的“三菱Space Jet(MSJ)”

基于MSJ的失败教训,日本经济产业省考虑放弃“纯国产”。计划通过与美国波音等海外厂商合作,获得开发、生产及取得型号合格证的经验。另外,将与负责日本国内型号认证的日本国土交通省一起,跟国外的航空标准团体合作,参与国际安全性标准的制定。

      背后也存在日本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接连失败的经历。在半导体领域,整合了各电机公司业务的尔必达存储器2012年经营破产。眼下,日本正通过与世界最大的半导体代工企业台积电(TSMC)及美国IBM合作,重建本国半导体产业。

      在日本政府旗下基金日本产业革新机构(现INCJ)主导下整合了东芝、日立制作所和索尼的液晶业务的日本显示器(JDI)也持续低迷。

      由于国家政策性项目有包括税金在内的政府资金进入,一旦启动,做出中断及暂停的判断容易迟缓。这期间官民进一步投入开发费用,失败的影响容易放大。日本有必要根据技术革新和业务环境的变化,建立客观判断的环境。

转自 日本经济新闻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